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妈妈!別这样1-5
妈妈!別这样1-5

第一章 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
『和己,起床了。』让父亲的声音叫醒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『嗯,啊,爸、爸爸…』
『哈哈哈,还是老样子这么爱睡觉。』
『才不是这样子的。』
我带着一点睡意从床上起来并且将衣服穿好。
『哎呀,好可怜唷。和己昨天很晚才睡的说…』妈妈一边苦笑一边说着。
妈妈…虽然是这样叫的,但是并不是我真正的妈妈。
爸爸再婚是两个月前的事情,那正是我联考如火如荼的时候。
对,就在我正拼了命在用功时,爸爸忽然带着现在这个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说:『喂,从今天起她就是你的新妈妈。』
虽然有一位新的妈妈是令人高兴的事情,但是再怎么说也太突然了。
说起来,爸爸似乎都是这样,总是沒有前兆的把我吓一跳。
和妈妈(真正的)离婚时也是这样。
关于我升学的事情也是,不知何时就和老师商量好了,工作不做时,甚至之后到了另一家现在那家公司的时候,都是事后才说的。
『对了,和己。』
『嗯?』
『爸爸从今天开始会离开家里。』
『呃?』
『我要到国外出差,大概三个礼拜之后会回来。』
『呃…?』
看吧!每次都是这样。
『但是,我明天开始要到学校了。』
『爸爸也是每天到公司呀!』
『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那妈妈怎么办?』
『妈妈要留在家里呀,不能沒有人留下来照顾你。』
『但是…』
我感到不安。说实在的,我和妈妈的关系其实是父亲在的时候才算成立的。就像今天在爸爸回来之前,我实在不知道要和妈妈说些什么话,因此便一直待在房间里面。
如果要我和妈妈真的成为一对正常的母子的话,我想再多一点时间父亲的存在是必要的。
但是这时的父亲却带着一点严肃的口气对我说着。
『和己,你也已经是高中生了。你要记住,你必须要保护妈妈知道吗?』
『呃…!?』
『妈妈她也是忽然来到这个家,有着许许多多的困惑和烦恼。爸爸不在的时候,你要代替爸爸和妈妈聊天解忧,并且保护着她唷!』
『…嗯。』
我觉得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父亲这么认真的表情。
『你呀,如果还像中学的时候像女孩子一样哭着跑回家里来,爸爸可是不理你唷!』
好可怕…
『亲爱的,不要那样欺负他。』
如果妈妈沒有帮我的话,我真的会哭出来。
『妈妈…』
『沒问题的啦!和己。』
『嗯!』
『是吗?』爸爸一边笑着一边拍着我的头。
『喂,要好好的做唷!』
『咦?』
『哼哼!』
那个时候,妈妈所露出的奇怪的笑容…现在想起来,这是整件事情的开端。
『那么就这样了,你上学是不是快要迟到了?』
『啊,对呀。妈妈,书包书包。』
『好好,那么请你们两人出门都要小心。』
我现在所要去上的高中,是位在大约坐地铁两站的距离。
因为我一直很憧憬坐电车通学的生活,所以我非常兴奋的跳上了电车,但不巧的是刚好是尖峰时间电车内挤满了人。
那里面有擦满发油的上班族,还有喷了全身香水的女人,另外再加上早上吃了纳豆却沒有刷牙的学生,简直就有如置身于嗅觉的地狱之中。
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,又加上自己的身体虚弱碰上偏头痛来袭,感觉很不舒服。
而在这个时候…
『呃?』我的腰间忽然有奇妙的感觉传出。
是不是有人的背包刚好顶住了我的那话儿那边呢?不、不对,这是很柔软的东西,好像是谁的手掌。难道是…色狼!?把我当成了女孩子?
但是那只手却像是要确认般的在我那越来越大的那话儿上移动。
啊,手移到我的拉炼那里了。
是谁呢?
我环顾电车里的人。
在我的周围有着高中的女生,也有看起来好像是很正经的上班族。
大家都很可疑…
咦?这个人…
站在我的身后的女人,一直向我逼近。
原本以为是因为太挤的关系,但是她却是相当不自然的将胸部硬往我身上挤…
『不可以…不能回头…』从我的身后传出的声音。
不由得使我的身体僵了起来。
忽然我闻到柔美的香味,让我瞬间像是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那女人的手指慢慢的拉下了我的拉炼之后,穿越过内裤,在我的那话儿上开始抚摸了起来。
啊啊,总觉得我那里越来越热了起来…不、不好了…喔!
他发现我快要发射出来了吗?那女人很迅速的将我的根部紧紧的抓住。
这个时候,电车到达车站了。
『唿唿,再见了。』她轻声的说着,手掌也从我的裤档离开。
我慌忙的将拉炼拉起并将裤子整理好,但那触感却像是残留在心里。
那一天的上课几乎都是在发呆中度过。
刚开始的高中生活虽然对很多事情都感到疑惑,但是因为同学和老师都很亲切,所以我还是觉得很愉快。
我想在入学典礼时因为紧张而引起贫血昏倒的我是很幸运的吧?
因为那样保健室的林留美子老师才会记得我的名字…而且因为这样才知道名村学长也在,他会帮我许多忙。
学长已经是三年级了,在国中的时候对于常被欺负的我帮了许多忙。
听说学长是个不良学生,会抽烟,还有许多他的流言。
但是对于我而言,他却是一次也沒欺负过我,反而对我很好。
『桶川君,怎么了?沒事吧?』坐在我旁边的女同学正在和我说话。
『呃,啊啊。小遥,沒事啦!』
正木遥是在入学典礼时,和我一样贫血的女孩子。
因为我们两个的脸都长得像小孩子,而且身体也都不是很好,甚至连长相都有一点一样,因此现在同班同学的田岛君都开玩笑的叫我们『小不点『。
但是,小遥的功课很好,而且虽然看起来像小孩子但是却很会照顾人。
和老实的我比较,实在是很像大人。
『是吗?那就好…』小遥露出担心的表情看着我。
真是令人有点紧张。
『桶川君…』
『呃,啊,是?』
『桶川君和三年级的名村学长是朋友吗?』小遥稍微斜着脸问我。
『啊,是,应该说是认识吧…』
『是吗?』小遥稍微皱起了眉头。
『怎么了?』
『因为…』
『什么?』对于吞吞吐吐的小遥,我感到有一点疑惑。
『嗯…昨天,我从图书委员会的学长们那边听到许多事情…』
『啊啊,说他是有许多流言的人,而且原来是不良少年对吧?』
『嗯,这些也有…』
『虽然说是不良少年,学长却有一点不一样唷。对別人…特別是女人或是学弟他绝对不会找她们麻烦的,而且头脑也非常的好…』
『…不是说这些,名村学长…嗯嗯…算了,对不起!』
小遥这样说着并强装出笑容将这段对话终止。嗯,像小遥这样比较像大人的人看来,名村学长这类型的人还是比较危险吧。
不过,名村学长在高中还真是满有名气的。
 
『你是新生?』中午休息时,我在楼上发呆。忽然传来女人的声音。
『是、是的。』
这位学姊看着被她吓一跳的我,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问着。
那是一位个头虽小,但是胸部却很大,双眼给人一种咕噜咕噜转动的印象的女孩子。
『你是桶川君吧?』
『咦,是的,为什么…』
『名村很疼爱你嘛?我已经听说了。』
『啊?从名村学长那?』
『是呀。我是三年级的沖田小百合,名村的同学,今后就多多指教了。』她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了出来。
『啊。啊!』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小百合有一点生气的将手挥了一下,发出了愤怒的声音。
『喂,你喜欢让女孩子丢脸吗?』
『啊,对不起!』我慌忙的将手伸出去和她握手。
『唿唿,你在紧张什么,那如果我这样做的话呢?』她话还沒说完,就将我的手拉到她的胸部前面。
『呀!』
『喂,正常的情况应该是相反的吧!』我被她吓呆了。
因为这种情况不管是谁都会吓一跳吧…
『你自己被摸的时候都还沒有发出那样的声音呢…』
『呃?』
看着我的同时…
小百合露出了一瞬间说熘嘴的表情,但是立刻又回復到正常。
『今天早上在电车里面,你被色狼摸了吧…』
『呃?啊,难、难道说…』
『不是啦,才不是我摸的呢。只是看到你那暗爽的表情,真是让我觉得有趣极了。』
『怎、怎么这样,那时候帮我一下不是很好吗?』
『我是这样想的呀,但是这种光景可是不常见的唷,所以现在我让你摸我的胸部,算是扯平了。』
『好、好过分…』
『不要哭啦,这样就不可爱了。啊,快要上课了,那么,再、见、了!』小百合一说完也不理我就自己走掉了。
因为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,因此下午我累得几乎是上了什么课程都记不得了。总觉得老师的声音就好像是振动的音波般从我的头上经过。
虽然如此,但是时间还是照样的在走着,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。
我正想要回家的时候,忽然有一阵吼声传至。
『喂!桶川!』
『啊,是。』当我一回头时,发现体育老师春岛正站在那里。
『你呀,今天下午上课的时候打瞌睡对不对?』
『呃,不,那是…』
春岛老师是那种如果不说话的话,有着巨大的胸部,身材也很好,正确的说应该是可以算在美女的范围内的人。
但是她的个性却是像体育系的人,也就是我最不会应付的那种人。
但是偏偏她却对因为身体虚弱,而在入学典礼时贫血昏倒的我注意了起来。
总是找机会要找我麻烦。
『反正你一定是说因为太累或什么的才会发呆对吧!』
『啊…』
『不要说啊,说是!』
『是、是!』
『真是的,这样子根本就不像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孩子。』
『对不起!』
『不要道歉!』
『咦?』
『不用回答!』
『啊!』
『我不是说不要说啊了吗?』要怎么办才好呀!我都已经快要哭出来了…
『不准哭!』
我还沒哭呀…!
『算了,回去多吃一点饭吧,如果还像这样无所事事的闲晃,我就把你留下来特训。』
『我知道了。』春岛老师将她自己想说的话说完之后,便很快的往职员室走去。
真是的,还是赶快回家吧。
在车站的月台上,除了我之外还有许多我们学校的学生正在等车,但是认识的人却一个都沒有。
托春岛老师说教的福,因为已经不是正值下课的颠峰时间,所以回去的电车比起来时的电车要空的许多。
虽然如此,却也不是很简单就会有位子坐。虽然说只有两站,但是对于已经非常疲倦的我而言,还是想要找到空的位子。
当我看到好像是在下一站要下车的上班族站起身来,正打算朝那空位坐下去的时候…
突然飞出了一个书包。
『喂,等一下!书包比你快吧!』发出声音的是穿着我们学校制服的女孩子。
『好了,大叔,坐吧!』
『呃,等、等一下…』
『不好意思。』
完全不理会我的反应,那个女孩子就将位子让给了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上班族。
她自己则高兴的笑着。
『不好意思,虽然有点失礼,不过反正你是年轻人嘛!』
『嗯、嗯!』
『呃?同一个学校的?一年级吗?』
『是的。』
『那你的名字是?』
『我叫桶川和己。』
『我是新城美奈子,请多指教。』
『啊!』
『对了,桶川你的身体很虚弱吗?』
『呃?为、为什么?』
『因为你在电车上看起来摇摇晃晃的。』
『那有这样。』
『看起来很软弱。』
『…』
『怎么了,生气了,不要为了这种事情生气嘛!』
这样下去我还真的会生气。
想办法把话题转变一下…
『新城同学是大坂人?』
『呃,算吧!』
『算吧?』
『我在神户出生,跟大坂不一样。不过你们东京人只要人家是说关西腔的话,就认为是大坂人。如果每个人我都需要这样解释的话实在太麻烦了,所以就干脆这样说了。』
『啊!』
这…
沒有办法继续对话下去了…
可是在这个时候,电车已经到站了。
『啊…我在这站要下车。』
『什么呀,只有两站也想要坐下来,真是的。』
『啊啊…那么再见了!』
『拜拜!』我飞也似的逃出电车。
因为新城同学好像有一点不良的感觉,总觉得很可怕。
啊啊…
好累呀。赶快回家吧!
不过今天一整天和好多人说话呀,在中学的时候,和女孩子几乎都是不说话的。
什么?
为什么会这样?
总觉得有一种又开心又困惑的奇怪感觉。
 第二章 悲剧似的丧失童贞
客厅里面一片漆黑,我好像是因为今天太累了,一回家就在这里睡着了。
看了一下时钟,刚好是半夜的一点钟。
秒针滴答滴答走动的声音听得非常清楚,但是却感觉不到有別人存在。
对了!爸爸从今天开始就不在家了。
想到这里,不禁因为不安和寂寞哭了起来。
啪啦。我一起身,发现棉被掉了下来。
是妈妈帮我盖的吧。
对了,妈妈呢?
妈妈的寝室在二楼。
一直到昨天之前爸爸和妈妈都是睡在一楼的和式里面,但是因为妈妈说一个人睡太宽广了,便将床搬到爸爸的书房里睡。
『哈啾!』不小心就打了个喷嚏。虽然说已经是春天了,但是晚上还是满冷的。赶快回到房间上床睡觉吧。
啊,不过得要先洗个澡。
我一边注意不要发出声音,一边往浴室前进。
在这间新屋建筑的时候,因为父亲的唠叨及对事情的要求,使得这间浴室盖的非常的大并且很舒服。
我将衣服脱下之后,正打算将衣服放进篮子里面,发现里面有一个粉红色的东西。
正在想说这是什么拿起来看时…
原来是妈妈的内衣裤。
大的胸罩和小的内裤。
总觉得这么小的内裤里面竟然塞得下妈妈的屁股,真是有点不可思议。
但是从内衣裤里面传出了甜甜的香味,我不自觉的将鼻子靠近,贪婪的吸着。
不行,那话儿竟然迅速的膨胀了起来。
我慌忙的赶快进入浴池之内。
发出啪啦的声音我浸在热水之中。
『啊啊,好舒服唷…!』疲惫的身体一旦泡进热水之间,我很自然的哼起了歌来。心情自然的变好,我换了睡衣之后,朝我的房间走去。
啊,妈妈房间的门还开着并且露出了一点光缐。难道还沒睡吗?
我一边想着一边进入了自己的房间,倒在我的床舖上。
但是身体虽然是这么的累,神经却很兴奋以至于睡不着觉。
也许是因为刚刚回到家时稍微睡了那么一下也不一定,不过也是因为今天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。
父亲要长期的去出差,还有遭到色狼的袭击,在学校里面也和许许多多的人接触…
有太多的经验是第一次。
一定是因为这样子。
虽然一直拼命的想要睡着,但是,小遥、新城同学、小百合前辈,甚至还作梦梦到刚才在浴室看到的妈妈的内衣裤,使得我一直的醒过来。
我是不是很色呢?
当我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听到了奇怪的声音。
『嗯…乱…』是妈妈的声音。
而且还可以听到喀拉喀拉,沙沙沙,一点点床在摇动的声音。
是…幽灵吗?
真…是…令人害怕…
我将棉被盖了起来。
但是…我却想起了爸爸要出门前所说的话。
『你要记住,你一定要保护妈妈。』
对的。从今天开始这个家里面只剩下我一个男人了。
我惶惶恐恐的走出了房间,并朝妈妈的房间走去。
『啊,唿…啊啊…亲爱的…』妈妈的声音虽然很低,但是听起来确实像在求救。
我从只有十公分的空隙中偷看。
而飞进我的眼帘的是妈妈雪白的屁股。
『妈妈…』我一时将声音吞了下去。
妈妈四脚朝天躺在床上,屁股上下不停的动着。
她的脸朝着门接近,而使用自己的手在她的屁股处,拼命的进进出出。慢慢的,那屁股的上下运动变成了非常有韵律感。
『啊…哈…嗯…啊…』不知是不是我心理作用,声音忽然大了起来…
『啊…啊啊…亲爱的…』这时妈妈的身体全身以乎红润了起来,在密处进出的手指处,可以看到白色的液体流出来。
『乱哇…』随着一声更大的叫声,妈妈的动作停了下来…
被发现了吗?
但是,我想错了。妈妈的腰间软了下来,朝着我的方向露出了重要的部位,然后深深的唿吸,并且大口的喘着。
忽然我发现,我的那话儿已经坚硬了起来。
怎么办?
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嗡嗡!而紧张起来的我的耳朵边,听到了马达的声音。
当我定睛一看,发现妈妈这次是趴着,并将一个粉红色的东西插在那里,不停的动着。
在V字形般张开的大腿之间,有着粉红色物体贯穿的腰际,就像是有着意识般不停的动着。
『啊啊、啊啊唿,啊哈啊…』妈妈的声音这时听起来还是那么大声,就好像是完全不加修饰的直接表现情感

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反应的那话儿也变的越来越大,越来越硬,不自觉的我将它紧紧的抓住。
『啊啊…好好…啊哈…』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大,那个粉红色的东西…之后我才知道那是叫做震动器,妈妈反手将它抓住,不停的朝自己的那里突刺。
嗡嗡的马达声,以及肉体所发出的摩擦声,再加上妈妈的喘息声…不停在我的脑海中回响着,也使得我的那话儿越来越热。
『啊啊,亲爱的…亲爱的…』
妈妈…妈妈…
手上不自觉的加了力量。我将睡衣的裤子以及内裤脱下,一手握住了变硬的那话儿摩擦着。
啊啊、好舒服…
我看着妈妈,现在的妈妈有着和平常那种优雅姿态的妈妈所无法想像到的淫乱,嘴巴里面流出口水,眼神的焦点盡失,完全沈投在快乐的漩涡里。
看着这样的妈妈,我的身体里面也感受到一股热流…啊啊,已经,快要出来了。
『嗯…啊,要、要去了!』妈妈发出了可以说是尖叫般的声音,身体在一瞬间就像是浮在空中一般,然后
又往床上掉。
不、不行了,要出来了。
哗啦…般的一种冲击,以及陶醉感,我的那话儿也爆发了出来。
哗哗哗。
白色的液体在喷出来之后,似乎不会停止,将我的手甚至沿着那话儿到大腿的地方都弄湿掉了。
我偷偷地不让妈妈发现回到了房间,然后用面纸将液体擦干,又钻进了棉被之间。
身体觉得好重。
但是却怎么样也睡不着。我不停的回想起刚才所看到的光景。就好像是在微弱的灯光下,被钓上来的鱼一样弯曲着身体的妈妈。
而那是和爸爸在一起时绝对看不到的…色情的表情。
但是,也许其实妈妈本来就很色…
我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小孩子。
『嘿,和己,要睡到什么时候?』忽然我被一个声音叫醒。
啊,结果在那之后我还是睡着了。
在我的面前是妈妈清爽的笑容。
『啊,妈妈,早安。』
『早安,早餐已经做好了唷!』
『喔!』
『不快一点的话会迟到的唷!』
『我知道了,我一下子就好了。』我一边说着,一边慌忙的换着衣服。
怎么觉得手黏黏的…啊,昨天自慰完之后沒有洗手就睡觉了…
我赶紧跑到厕所去洗手,然后下来客厅。
在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土司、煎蛋还有蔬菜果汁。
『因为你爸爸喜欢吃和式料理,所以一直都做那种的,不过偶尔换一下也不错。』妈妈有点调皮的笑了起来。
那个笑容是那么的天真,让我觉得和昨天晚上一比较实在是差太多了。
难道说,昨天晚上那都是作梦吗?
但是那个时候的妈妈的表情非常的色唷,现在在我面前微笑的妈妈简直就是不同的两个人。
『怎么了,不好吃吗?』妈妈有点困惑的问着我。
『嗯嗯嗯,很好吃呀。我其实很喜欢吃面包的。』
『真的吗,太好了。』妈妈高兴的笑着但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。
『不好了,已经八点了,不快点的话真的会迟到的。』我慌忙的将土司含在嘴里便跑出门。
依旧是客满的电车,但是沒有色狼的袭击,所以我安然到达了学校。
但是,我迟到了五分钟。
在校门口有着比鬼还可怕的…
这是我自己觉得,总之是我不会应付的春岛老师正露出可怕的笑容站在那里。
一大早就和春岛老师说话实在很讨厌…我心里这样想着却被別人一把抓住。
『!?』
『你在发什么呆!会被春岛发现。』一回头原来是新城同学。
『怎么了,桶川同学。』
『啊,早安。』
『待会儿再打招唿啦,这边这边。』她这样说着,便将我拉向旧校舍去。
『我从学长那里听来的,在旧校舍这边有密道唷!』
『咦,是这样的吗?』
『啊,这个啦!』
『真的耶!』
『这样的话,就可以不被发现而潜进教室里面了。』
『对呀!』
『这是秘密唷!』
『当然了。』
我和新城同学互相看着笑了起来。
呃?新城同学笑起来还真是可爱…
『拜拜!』
『嗯,再见!』
『啊,我休息的时候喜欢到校舍里面,如果要找我的话就来吧!』
『呃?啊,OK,再见!』
 
幸好,在级任导师来到之前我已经进入了教室里面。而小遥面对着我在这个时候和我打了个信号。
这时我才发现非常认真的她,其实是很调皮的。
早自习过后,总算松一口气的我忽然想起了昨天的事情。
对,妈妈的姿态…还有我的自慰…
值得纪念的第一次的自慰,对象竟然是妈妈,这种事情可千万不能对別人讲。
就在这种充满莫名其妙的,以及无法说明的混乱心情之中,不自觉的早上的课程已经结束了。
『和己,你在发什么呆?』随着粗野的声音我的后脑袋也有了强大的冲击。
『好痛!』
『什么好痛,不要发出那种像人妖般的声音。』
『什么呀,是西乡呀!』西乡是我的第一个朋友。他的性格如果说好听一点是豪放,说不好听一点是随便,正常的说应该是我的社交圈中略带粗暴的男性。
简单的说刚好是和我有着相反个性的人,但是因为在这个高中里面和我一样同一个中学的人只有他而已,所以自然感情变得不错。
除了说话比较随便,并且喜欢不懂装懂之外,也算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对像(是吗?)。
总之我总是会先和他谈。所以我约他到屋顶上来。
『干嘛干嘛?爱的告白?我对这种事情可沒有兴趣唷!』
『不是啦,是因为…』
『什么啦,钱的问题吗?』
『不是…那个…就是…那个…你…』
『真是龟毛的傢伙,你是那个来是不是?』
『啊…』我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…
『喂、喂,真的吗?』西乡这时还真的担心了起来。
『不…不是…不是啦…』
啊,要说什么呢?这可真是丢脸…
『我、我有一点事情…』对于慌张而急急忙忙想走的西乡,我不自觉的将他抓住。
『啊,不是啦…』
『那、那是什么?』
『那个,我昨天…做了。』
『尿床?』
『不是…啦…不过也不能说不接近…』
『拉屎在床上?』
『…不是那个方向。』
『你半夜偷哭,你这个爱哭鬼…』
『不是啦!』
『我不知道啦,什么呀!』
『那个,那话儿…变大了…』
『什么呀,肿瘤?』
『不是啦,是自慰。』
『自慰就说是自慰嘛!』旁边的人听了一定会觉得是莫名其妙的对话。
『那…自慰又怎么样呢。』
『为什么会自慰呢?』
『为什么…你自己知道的吧,这种事情。』
『但是,我自己并不想做呀!』西乡带点厌烦的表情说着。
『那个是本能,沒有办法的。』
『本能?西乡也?』
『那是一定的,一个体拜两次,礼拜三和礼拜五。』
『嗯?为什么?』
『那是因为礼拜三有纪原籐香的』快乐星期三『会出版,而礼拜五则是有』性感的内籐『,所以才是这两天了。』
『…』
『不、不好意思。』西乡忽然变的很害羞,将脸转到一边去。
但是,像他的情况是比较普通的吧。再怎么说,我竟然是以妈妈为对像在做…
『啊,反正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。』
『…嗯嗯。』
『但是…你会做这种事情…你变成大人了。』
『什么呀!』
『不、不错呀,这是健康的证据。我走了。』西乡将话说完之后就很快的离去了。
果然不是可以依赖的人。
『怎么了?』忽然从背后传出声音。
我慌张的回过头去,看见穿着白色衣服的保健室留美子老师站在那里。
不好!被听到了吗?
『不、不…并沒有什么事情。』
『是吗?那样的话最好…脸色不太好?』
『啊,嗯不过这是天生的。』
『是吗…但是会自慰。』
『!?』忽然出现这一针见血的话,我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又优雅、又温柔…如果要形容她的话,简直可以用睡美人一般的脸孔来形容。
在男孩子之间非常受到欢迎的留美子老师,竟然被她听到最丢脸的事情…
『沒关系呀,不管是谁都会做的呀!』
『…是。』我发出了有如蚊子一般的声音。
『嗯,像这种事情最好是和保健室的我商量会比较好唷,再见!』
老师消失的同时,下午上课的钟声已经响起。
一直带着这种奇特的心情持续了两天,终于发生了事情。
不、不能说是事情…事故吗?
唉,怎么样都好。总之那一天,我进入了浴室之内。
就像平常一样一边哼着歌一边泡着热水,忽然喀的一声妈妈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来。
『哇,妈、妈妈。』
对于这种突然的情况我不知道怎么应对,只见妈妈看着很不好意思的我,虽然妈妈一开始有点惊讶,但是之后就微笑着说着。
『怎么了?和己,我帮你洗吧!』
『呃、呃,但是…妈妈,裸体…』
『那是当然的呀。穿衣服洗澡只有在电视上才看得到吧!』
『不、不是这样的…』
『你在慌张什么?还是你讨厌妈妈?』这个时候,妈妈真的表现出悲伤的表情。如此一来,我沒有办法拒绝。
『不是啦。那…』我一边说着,边从浴池中爬出,背对着妈妈坐在椅子上。
『好极了,那么给你特別服务吧!』
过了不久从背后传出肥皂泡沫的声音,而在那声音消失的瞬间,我的背上有着柔软的东西贴上来。
『咦?』
『怎么样?舒服吗?』妈妈将沐浴乳抹在胸部上面,然后在我的背上来回搓揉着。
那种软绵绵的胸部的触感,再加上沐浴乳的光滑,还有那说不出的芳香,简直就是…不行不行,这样下去就会变成那种低俗的电视节目。
『好,再来是前面。』妈妈说着。
我沒办法回过头去,妈妈则理所当然的将我的那话儿抓住。
『呀,那里不用了啦!』
『你在说什么呀,这么重要的地方,一定要好好的洗一洗。』妈妈的那种语气让我不得不乖乖的遵从她的意思。妈妈的手渐渐的从小蛋蛋移到那话儿上。
『啊,不。』
它变大了…
『…哎呀!』忽然妈妈的脸也红了。
啊啊,被看到了!
『和己…变得这么大了…』妈妈的眼睛开始变的和那天晚上一样。
『这样就变的更容易洗了。』她一边说着,一边用两手将我的那话儿包住,然后温柔的来回摩擦着。
『啊、啊…』我不自觉的腰桿失去了力量…
『不好意思,可能会有一点刺激…』
刺激是指什么的刺激?
『那么,现在用不是手的地方帮你洗。』妈妈一边说着,一边将我坐的姿势朝上。
『呃?妈妈…?』
『沒关系,静静的看着。』妈妈坐到我的上面来。
那屁股的感觉碰到了大腿…好舒服…!
而且妈妈这时便将我的那话儿朝向她的重要部位刺去,一口气将腰沈了下来。
唿唿唿唿唿!
在妈妈的体内有着我的那话儿…做这种事情…
『怎么样和己?用这里洗刚刚好吧?』妈妈一边摇着腰一边问着。
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,将我的手抓向她的胸部。
『温柔的抚摸这里的话,妈妈的体内就会有更多的肥皂液会出来。』
『真的吗?』
『嗯。那么…啊,对对,再强一点…』
的确如妈妈所说,结合的地方似乎变的越来越滑,而且总觉得有那种液体在搅和的湿答答的声音。
啊,那、那么紧的话…
『出、出来了喔喔喔!』
『啊!』妈妈离开了身体之后,我的色情液体直接射到妈妈的脸上…
『呀!』
『不,对不起…』
『…又髒掉了…』妈妈这样说着,这次则是用舌头将我那话儿周围飞散的精液,一点一点的舔着。
『妈妈…很髒啦…』
『这是髒东西吗?这是我最喜欢的和己的东西耶。』完全不理会我的抗议,妈妈则是拼命的在我的身体上不停的舔着。
『好了,这样就干净了。』
『妈妈…』
『那么,最后再沖洗一下,我还要再洗一下子。』
『…是。』
走出浴室,我用毛巾将湿掉的身体擦干时,我才发现到一件事。
也许妈妈真的只是想要帮我将身体洗干净…但是…那个…那个…难不成就是做爱吗?啊啊啊啊啊啊啊!
喔喔喔喔、喔喔喔喔喔喔喔,不会吧!